2011年9月10日,爸走了

回国的第二个中秋……

中秋是爸爸的生日……

妈隐瞒了病情。其实早在9号晚,爸已进入抢救状态。不过这个伟大的母亲,不想我们太担心而没告诉我们。

我们俩兄弟不知如此严重,还一路开车浏览风光,到阳江才从三舅母那得知爸昨晚在抢救。想想真是觉得很惭愧……难怪三舅总是说别睡了,早点出发。

立即从阳江驱车出发,一路超速。远远还看到弟媳的车因为车速快,前面的车不打灯换线而一个急刹。

到了医院,爸已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,微微张开眼睛看到全家人都在身边。脸上微微露出笑容。当看到又又,仪器上的心跳也逐渐加速了点。

不知说什么好,回去几周不见,一个活生生的老爸,此刻连微笑都觉得吃力。

 

因一路风尘,于是去吃了个饭,洗了个澡,立即再回去医院。开车到半路,妈来电说爸病情恶化了。

再到医院时,病床周围已拉起帘子。我冲进病房,医生和护士在忙着抢救。看着年轻的护士手忙脚乱,连找个通气的小管子都找不到。粗大的管子直插入爸爸的喉咙,看到管子因插到肿瘤上溢出的鲜血,很心痛……血缘的心连心的感觉在这一刻刺痛着我。

……

看着仪器上的血压、心跳、呼吸逐渐变成0……看着主治医生从原有的自信变成惭愧的脸色……我知道,爸走了……

不想再去回忆这一幕……

 

……

晴朗了很多天的天空开始下雨了……

护士和医生都陆续走了,弟陪着泪人的妈站在门外,我在病床边,已经脑海一片空白,握着爸爸还有余温的手。这辈子,没好好孝顺他。现在什么都晚了……唯有在日后的日子,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妈开心和幸福。

一切来得很突然,完全没有准备,雨也一直在下……

到火化那天,是我最后一次见爸,天空狂风暴雨……

爸村里的人说,要做法事带他回村。法事那天没下雨,我们还在车里睡了一夜。一夜的秋风送爽。到法事结束,烧尽钱屋,忽然又下起暴雨。将纸钱的余灰都冲洗干净。

 

当我们驱车离开湛江时,天气又开始晴朗……我知道,爸安心走了……他在天国保佑着我们子孙平安。

……

一个多月了,经常还是会想起爸爸。有时忽然会感觉他微笑地坐在椅子上的样子……有时会回想起他年轻时的样子……想起他淘气的样子……

 

今天中午,我在沙发上午睡,梦里听到了笛子的声音。不知是邻居吹的,还是爸吹的笛子,住了这么久,也是第一次听到笛子的声音。约莫记得小时候,爸爸喜欢吹笛子。曲子停停顿顿很不专业,但很悠扬……

 

一年没做过梦了……这个梦,让我很开心也很伤感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匿名发表评论
昵 称:
验证码: *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标题:
内 容:
登陆回复 (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和更多功能的编辑器,建议您注册然后登陆回复. 字数限制 1000 字)
一些不错的艺术照点缀下空间